监管压实中介机构“看门人”职责 绿田机械招股书“坦白”董事长涉案往事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五五世纪 > 联系我们 > 监管压实中介机构“看门人”职责 绿田机械招股书“坦白”董事长涉案往事
监管压实中介机构“看门人”职责 绿田机械招股书“坦白”董事长涉案往事
发布日期:2022-04-02 16:59    点击次数:103

针对IPO“带病”申报行为,监管部门正加大力度查处。

2020年12月31日,证监会对华龙证券及2名保代出具警示函,原因是未对()董事长涉嫌行贿事项进行核查,调查报告、申报文件均未包含相关内容。

无独有偶,2021年1月20日,证监会对极米科技、保荐机构()及2名保代出具警示函,涉未按监管要求清理并披露相关对赌协议。可以看出,证监会在查处IPO企业带病申报同时,也正加大力度压实各方中介机构责任。

招股书披露董事长涉案往事

位于浙江台州的绿田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绿田机械”),主营从事通用动力机械产品(主要包括发电机组、水泵机组和发动机)和高压清洗机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0年6月24日,绿田机械首次披露招股说明书,保荐机构为长江证券;2021年1月20日,绿田机械招股书预披露更新。

对比两份招股书,第二次预披露更新的招股书共450页,较首次申报足足多出了100页。值得注意的是,在更新后的申报稿中,绿田机械首次披露了董事长罗昌国曾涉台州官员杨剑受贿一案,但这起案件绿田机械在2020年6月首次申报时并未提及。

杨剑曾任台州市路桥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2019年7月1日,因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被依法逮捕。2019年9月23日,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作出(2019)浙1021刑初448号《刑事判决书》,判决杨剑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其中,认定的杨剑受贿事实中包括绿田机械实控人罗昌国个人于2017年1月向其提供的人民币7.8万元。

对此,判决书中表述略有差异,认定罗昌国为“贿送”而非“提供”。根据杨剑一案的判决书显示,2017年1月,被告人杨剑利用担任路桥区委常委、组织部部长的职务便利,接受绿田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负责罗某国的请托,为该公司员工参选市人大代表事项上谋取利益,通过他人银行账户收罗某国贿送的人民币7.8万元。

从时间线来看,绿田机械是在首次披露IPO招股书后,发行人或中介机构才对上述情况提交补充材料。

招股书披露,2020年9月2日和9月14日,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出具告知函和证明,未发现罗昌国有违法犯罪记录。

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绿田机械在IPO报告期外还存在数起员工受贿涉刑案件。2013年,绿田机械内燃机品质部经理郭某利用职务便利,收受8家企业贿赂共计3.26万元,被法院判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另2013年-2014年,绿田机械采购部副经理任某利用职务便利,先后19次非法收受某企业老板所送的回扣,共计人民币13.62万元,并在工作中给予帮忙和关照,后被认定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监管压实中介“看门人”职责

近年以来,发审委在IPO企业上会审核过程中,对企业责任人涉贿赂情况高度关注,其中()、()在上会时均被要求说明情况。

根据证监会发审委第31次工作会议公告,绿田机械等两家将于3月18日上会。对绿田机械董事长罗昌国所涉一案是否构成上市障碍、所请托事项对公司业务影响、是否通过请托事项谋利以及公司内控合规健全等问题,或将引起发审委关注。

事实上,监管部门在关注企业自身问题同时,也正积极压实中介机构“看门人”责任。

2021年2月26日,证监会发布《律师事务所从事证券法律业务监管有关情况的通知》,证监会近期发现,在部分律师事务所为IPO企业上市或上市公司发行股票及上市项目制作、出具的文件中,对其发现的实控人、董监高人员存在涉嫌行贿的情况未及时报告。

对此,证监会特别提请从事证券服务业务的律师事务所和各执业人员注意,在为发行人提供法律服务中,发现发行人或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涉嫌行贿情况的,应当予以充分核查,并及时在所制作、出具的文件中提出补充意见,同时对发行上市申请的影响作出分析和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