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日本人在武钢烧毁3吨图纸,知耻后勇,中国用30年隐忍终成功去除IOE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你的位置:五五世纪 > 人才招聘 > 1978年日本人在武钢烧毁3吨图纸,知耻后勇,中国用30年隐忍终成功去除IOE
1978年日本人在武钢烧毁3吨图纸,知耻后勇,中国用30年隐忍终成功去除IOE
发布日期:2022-07-29 12:41    点击次数:95

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

信息时代,数据库对于一个国家、民族如同人体的神经中枢,一旦瘫痪,后果不堪设想。

数据库起存储、记忆、运算作用,是进行科学研究和决策管理的重要技术手段。

国民经济、行业的发展预测报告都是基于不同数据库的信息汇总、趋势分析,而且属于国家机密。

比如钢铁行业的发展,未来3年中国需要多少吨铁矿石,每个钢厂的需求量是多少。

如果这些数据被全球铁矿石三巨头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公司、英国力拓集团获知,他们就可以联合起来通过控制产量或销售抬高价格。

中国则通过保持需求的不透明,让对方无法获知是供大于求,还是求大于供,在这三家公司之间左右逢源、游刃有余,获得最大利益。

所以在2012年举行的十八大中,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就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明确在电力、电信、金融等关系国民经济命脉的行业,开始去“IOE”,即IBM、甲骨文、EMC。

中国数据库发展第一阶段:硬桥硬马,护住要害

其实早在云计算、云概念、阿里云出现之前,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一部分先知已经认识到拿来主义的风险,以及数据库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华中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冯玉才教授就是第一个立项数据库的“吃螃蟹者”。

1986年,冯玉才提出的达梦数据库,第一次申请便获得了国家划拨的3万元经费,90年代钱值钱,一个项目的研究资金通常两三千元。

行百里者半九十,1987年,数据库的研究才开始有些眉目,3万块已经见底,在冯玉才四处拉资金要资源的时候,一个来自美国CST公司的美籍华人出现了,主动找到冯玉才沟通交流。

这名美籍华人力邀冯玉才将所有的研究项目及研发人员搬到美国去,对方提出:我们提供研究所需的全部经费,并能让全体研发人员及家属获得美国绿卡,移居美国。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对方要求技术所有权归属美国CST公司,研究成的数据库系统署名权可以归属中国冯玉。

面对数据库的“国籍”问题,冯玉才拒绝了,要知道当时出国人有多疯狂,看看《中国合伙人》里面,邓超拿到绿卡,使馆外人山人海的学子全部为他鼓掌的情景,你就知道,这是多大的诱惑,与当时国内相差数十倍的薪酬和物质享受。

这个时候国防科工委伸出援手,大笔一挥,给了60万元拨款,可见我国政府机构和专业人士对数据库的重视不是事到临头,都是有远见的,至少是有一部分人。

但是那个年代,中国在数据库方面整体是落后整个西方的,当我们还在黑暗中摸索的时候。2003年,国外的开源数据库进入中国,免费提供使用,久旱逢甘露,绝大多数中国企业放弃自研,转到开源数据库上进行研发。

这情景如同后来的手机安卓系统,有现成的干嘛自研,既费马达又费油,但冯玉才力排众议坚持自研。

因为冯玉才忘不了那一幕,1978年,武钢斥巨资从日本引进一套无人值守管理系统,冯玉才作为中方技术支持参与谈判和进度审核,但憋屈的是整个安装过程中日方人员不允许任何中方人员进入。

当时存储器和电脑还不普及,使用的全是纸张的图纸和资料,重约3吨多,全部是从日本空运过来的,当日本人安装完毕后,就在现场直接把技术资料全部烧掉。面对中方请求,日方回复“卖的是设备,技术不能卖”。

众人皆醉我独醒。因此,冯裕才清楚地意识到,中国要拥有自己的数据库技术,才能不用仰人鼻息,受此匹夫之辱。联系眼下“开源代码”事件,冯裕才不由得摇头叹息,夹杂着苦口婆心说:我们的技术人员还没有意识到数据安全问题的重要性,历史还没有给他们带来教训。

然而现实地艰难困处很快给了冯玉才当头一棒,达梦开发的第三代数据库产品DM3在2003年全国评比中倒数第一。

DM3不仅倒数第一,而且技术相对于国外产品已经落后,怎么办?

冯玉才果断放弃DM3,跳过去全力攻坚技术最新,但还在实验室的DM4。

放弃DM3,意味着如果失败,将没有任何产品,失去造血功能。

狭路相逢勇者胜,置之死地而后生。冯玉才说:“我们没有选择,与其在后面吃别人的残羹冷炙,不如奋起一搏。”

冯玉才要求把正常需要两年半时间的研发周期缩短到7个月内,而且必须完成。

这两件事直接导致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不满,出走团队。

2003年,华工南门外的产业大厦9楼,二三十名达梦工程师,在冯玉才带领下,吃住在机房,累了趴在桌子上睡,醒来接着干,日夜兼程奋战了7个月。

2004年,达梦的DM4数据库进入测试阶段,速度超过国内开源数据库一倍,达梦圆梦,成了。

那段艰苦的时光,至今还令曾经参与DM4的工程师留恋。单纯的,不掺杂任何功名利禄的,只为争一口气的峥嵘岁月,永远令人向往和难以忘怀。

随后达梦数据库完成中国电力财务有限公司的替换,2008年是国家电网,2013年是中国民航的替换。

中国数据库发展第二阶段:云计算打通任督二脉

甲骨文作为数据库超级巨头,最恐怖时拥有全球100%的市场份额。

因此甲骨文在全球非常傲慢,中国企业如果要使用必须支付甲骨文数据库的超高溢价不说,还需缴纳额外20%的年服务费。

其实不仅中国,即便是在老巢美国,甲骨文也是横行霸道,谷歌、微软、亚马逊一个不落地全交“保护费”。

大家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如果让甲骨文不爽,它就敢断供,憋屈啊。

2006年8月9日,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在世界搜索引擎大会上首次提出“云计算”的概念。

Google“云端计算”源于Google工程师克里斯托弗·比希利亚所做的“Google 101”项目。

美国的电商亚马逊和中国电商阿里巴巴行业决定需进行巨额的数据处理,但在甲骨文身上被吃屎比屙屎的横,毫无客户是上帝的感觉,反而处处吃瘪。

这两家电商巨头不约而同转向云计算,亚马逊2006年听到这个概念就开始挽袖子干。

马云略微迟一点,在2008年开始,力排众议,请来王坚博士,投资10亿元人民币,冒着打水漂的风险,打造了阿里云。

当时云计算就是一个概念,没有成功的案例,所以前几年都在试错,找方向,毫无建树,每年考核云计算在整个集团都是垫底。

越来越多的人说王坚就是骗子,阿里云不过是个噱头而已。只要马云不出席的会,王坚和他的团队大会小会被无尽嘲讽,阿里云研发团队的人扛不住压力,一大半离职或转岗到阿里其他部门。

2012年,阿里云依旧任重道远,不见曙光,王坚在阿里云进度汇报年会上看到那些已经转岗的阿里云旧同事,当场禁不住泪如雨下,失声痛哭:“这两年我挨的骂比我一辈子挨的骂还多。但是,我不后悔。”

同样红着眼圈的阿里云研发团队同事在台下站起来高喊:“博士不哭!”

马云斩钉截铁地说:“阿里云每年投资10亿,一年不行就两年,直到成功为止,这是公司的战略。”

这就是企业家的眼光和魄力。在看不到前景的情况下依旧能做出决定,并做出正确的决定。

2013年,阿里巴巴最后一台小型机下线,技术人们在机房相拥而泣。同年7月,阿里云全面替代甲骨文数据库。至此,“去IOE”才取得里程碑式的成功。

四年后,2016年阿里云彻底爆发,超过5000亿估值,亚洲第一、全球第三。

如今,阿里云占据了国内云计算的半壁江山,腾讯、百度、华为等国内企业纷纷杀入云计算。

阿里云做到了“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相对于传统数据库,云数据库节省了昂贵的设备价格、售后服务维护成本,且能按需付费,以前的甲骨文服务器用多用少一个价;

另一方面,云数据库扩容快,以前扩容是买设备、安装、调试、投入使用,动辄半年,云数据库无障碍可快速扩容。

当前中国企业的云数据库已囊括政务、零售、金融、电信、物流、制造等多个领域。

外国数据库一通中国市场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相反中国数据库企业正在横渡怒海,出击域外,中国30年布局终成真。